喵喵喵

指路☞ @得漪
脑洞更这里了

emmmm
不打tag了
还关注这个号的宝贝们
这篇文不会再更了
但是这个脑洞还是会填
大概是个短篇
不会用这个号更新
大家关注tag就好了

最后 对于弃坑这件事 很抱歉
真的很抱歉

【扁鹊x东皇太一】这里没有题目2

奥 我不可能这么勤奋

可我为什么又更新了呢 大概是清明节在床上摊着太无聊了吧

好 进入正题

※Chapter 2

    寒意从土壤渗入体肤,扁鹊想要蜷起身体,却又不能动弹。他感觉周遭潮气更甚,恍惚之间竟然有水声。他开始微微颤抖,寒冷侵袭着他的意志,他以前从来不知道,冷,是这么痛苦的一件事……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开始有了睡意,仅剩的意念告诉他不能就此睡下去,因为一闭眼,或许就是长眠了。他握紧双拳,微长的指甲陷入掌心,痛感从手部迅速传到大脑,使他清醒了些许。在这样的环境下时间太久,他开始有了一种温暖的错觉,不过这并未给他带来安慰,凭着多年的行医经验,他知道将要冻死的人,在濒死之时,会产生温暖,甚至燥热的幻觉……

    他的思维已经开始混乱,可大地突如其来的震颤唤醒了他将息的意识。地面开始极其猛烈地摇动,洞壁竟然出现了裂纹,头部上方传来微弱的光芒……

    “看来,这次我的运气,还没有那么糟糕啊……”

    雨水渐渐涌入,似乎是暴雨造成了山体的塌陷。他拼力起身,被束缚的双手双脚并不方便,勉强将头部探出地面。那些杀手压在上方的岩石由于震动和雨水的冲刷,已经滚落一旁。

    他还没来的及庆幸,又是一阵地动山摇,脚下一空,又陷入一片黑暗……

   【我不行了写这一段我好想笑啊哈哈哈 小鹊鹊倒霉到家了 可是谁让英雄故事里这么写的呢!】

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扁鹊感觉全身轻飘飘的,仿佛在随着空气的流动不由自主地行进。他似乎失去了知觉,身体没有想象中的剧痛,也感受不到周围的温度。他漫无目的地任自己前行,四周一片黑暗,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“我这是……死了?” 

    他不知道这是哪里,也不知道自己为何置身此处。他甚至在想自己是不是已经离开人世,又是因为什么而死。

    就这样恍惚前进许久,眼前的黑暗之中隐隐约约有了亮光。越是接近,光芒越盛,他下意识地遮住双目,一阵眩晕过后,已是完全不同的景象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幼年的自己,和一直陪伴他长大的师父。

    “师父师父!”幼时的扁鹊总是喜欢跟在师父后面,看师父摆弄各式各样的药材。那个高大而阴郁的男人,也只有在看到自己的小徒弟时,露出难得的温和笑容。

    “越人,我今早教你的那几味药材,你可记住功效了?”徐福不再捣弄手中的药砵,反而缓缓俯身,冰凉的指节覆上他的额头,慈爱地抚摸几下,又露出和善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记住了!夏枯草,清热泻火,散结消肿,亦能和血明目,有引阳入阴之效;桑白皮,泻肺平喘,利水消肿,可煎水而服;麒麟骨,延年益寿,传有长生之功用;龙角,能令死者反生,可逆死生轮回……”扁鹊一边说着,一边看着师父的眼神,眼中有孩童特有的纯真和期待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长生不老……起死回生……若真的如此容易寻到,我又何必……”徐福似是想起了什么,嗤笑一声,又无奈地摇头。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是徒儿背错了么?”扁鹊看到师父摇头,干净的瞳孔里闪过一丝惶恐,小心翼翼地拽住师父的衣角,不安地眨眼。

    徐福从思考中回神,看着徒弟可怜的模样,拍了拍他的肩膀“越人这么聪明,又怎会记错,大概是师父,不小心忘记了吧……”徐福收回手,转身向竹屋走去,“师父有些累了,越人便一个人去看些医术吧。”

    小扁鹊轻轻点头,并未看到徐福转身时,眼角一闪而过的寒意。

    而这次以旁观者姿态出现的扁鹊,却在一旁,看得分明。

    “师父,原来从那时起,你就有事欺瞒于我……”

    扁鹊暗暗握紧双拳,眼前的场景在此刻突变,他又看到了前几日让他协助自己做魔道手术的师父。他也隐约明白,自己所见这些,大约是以前所发生的景象。

    现在的师父,和十几年前相比苍老了许多。流落行医多年的自己,在十五日前突然收到秦王求医的邀请。待他到达秦王宫,第一个见到的,却是失散多年的师父。令他想不到的是,当初志在乡野不舍朝政的师父,却成了芈月太后手下,最得宠的御医。

    许久未见,师父的表情是罕见的生疏和冷漠。扁鹊也只当这是常年疏离所致,当师父命他协助手术时,自己想也未想,就爽快答应了。

    扁鹊从未想到手术过程竟是如此残忍。病榻上的少年大约十五六岁,看起来却比同龄人羸弱许多。师父说,此次的目的是“改造”,即把眼前这个弱不禁风的人,改造成所向无敌的武器。过程中那个叫白起的孩子一直痛苦挣扎,而师父下刀的手,未带一丝怜悯。抽筋削骨,流血遍地。数日之后,白起已从一个活生生的少年,变成一个铜躯铁骨的,怪物。

    扁鹊还未来得及质问师父这一切的因果,秦王嬴子楚猝死,自己便被师父诬以毒害秦王之名,戴枷入狱。好不容易设计麻痹狱卒出逃,又被师父手下的杀手陷害活埋……

    师父,你还真是无情啊……

    扁鹊想仰天长笑,却被夺眶欲出的眼泪生生止住。他哽咽一声,原本忧痛的眼神瞬间凌厉。

    徐福,只要我仍在这世间,终有一日让你后悔莫及……

   

    【以上是鹊鹊昏迷时的幻觉,怕我没描述清楚,特此说明一下】

     还有不知道有没有小伙伴注意到 鹊鹊这里的“暴雨” 和前面提到的东皇是有联系的额   因为我沉迷英雄救美的桥段啊哈哈哈 然后希望冥冥之中是东皇救了小鹊鹊额哈哈哈  不知道我有没有表达出来

    依旧没看有没有错字

    以上

【扁鹊x东皇太一】这里没有题目1

说好的正文来了  今天下午正好没课  窝在床上写的  没捉虫  可能有不少错字

起名废不知道该起个什么标题  以后要是有人看名字就交给大家了

下次更新可能 要很久  毕竟课多又懒并且还文渣没构思

好的不说废话了  只求宝贝们轻喷

※Chapter 1

    先秦时期。

    起源之地。

    母神女娲在空中俯视着已显败绩的男人,目空一切,高高在上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靠转生之术便真可成神了么?容你存活于世已是仁慈,没想到你还妄想万物向你献祭生命。此时此刻,若还不出手,我这造物主,岂不是要被天下人耻笑了。”

    女娲挥手,强烈的气浪震得男人连连后退。他连忙蓄力,稳住身形,却还是呕出一口鲜血。他抬头,眼色凌厉,却轻嗤一声,“甘心做个凡人,和那些蝼蚁,又有何区别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有种无名的悲壮。

    男人冷笑一声,龙尾猛的用力,向女娲的方向冲了过去。右手蓄积能量,转眼天昏地暗,暴雨倾盆。

    女娲依旧面不改色,颇为傲慢地扬起下巴,“自不量力……看来你这自封的东皇,是要做到头了!”

    她双手结印,转瞬之间,烟云四起。风浪携着砂砾,雨水也卷入其中,朝对方迎面而去。东皇太一躲之不及,生生接下一招,整个身体重重拍向地面,险些滑到悬崖边上,尖锐的指甲深深扎入地表,才得以缓冲。

    他单手撑地,身上遍布伤痕,青蓝色的龙尾无力地垂着。他低着头,眼神失了焦距,嘴角却依旧带着冷笑,“呵呵……到头来……我终归还只是个伪神么……”

    女娲不再看他,反而抬头望着早被乌云遮蔽的太阳,“渺小的人类并不值得同情,只是你所作所为,实在触犯我的权威……今日,且当我替这天下,除了你吧……”言必,她转身一击,聚风成刃,向东皇太一直直刺去。

    东皇太一心知此次自己在劫难逃,却又不甘心死于女娲之手。他拼尽全力,利爪从地面拔出,上体侧倾,从悬崖边向无尽的深渊坠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稷下,起源之地以南。

    扁鹊在密林中狂奔着。药箱、药草一概不在身边,仅剩的麻药又在不久之前喂给了看守他的几个狱卒。

    无可防身。

    而他的身后,几个蒙面的杀手正在一步步逼近。他们的身手显然比单薄的扁鹊矫健的多。

    这些杀手,一定是师父派来的吧……

    扁鹊回头看了一眼,脑海里乱成一片。以前师父和他在一起的场景还历历在目。他本以为,师父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医者,妙手仁心,挂怀天下苍生。可后来,他却越来越看不懂他。

    当年不辞而别的师父,摇身一变成了大秦的御医,又要求自己协助他进行魔道手术。扁鹊原想师父必是意图增进医术以悬壶济世,但他万万没想到,手术成功后,师父竟会对自己痛下杀手……

    想着,他忽然一个趔趄,被脚下碎石绊倒,膝盖重重摔在地上,细密的血珠从皮肤渗出。

    后面的杀手趁此时机追了上来,他们粗暴地拽住扁鹊的手肘,锋利的匕首抵住他的下颚,挣扎之时,刀刃划破了他苍白的脖颈。手持匕首的那人不满他的反抗,稍微施力,刀刃深陷入扁鹊的皮肤,转眼竟已露出骨肉。

    “放开!”扁鹊深色的瞳孔中流露出掩不住的恐惧,但他还是咬牙扭头,用尽量狠厉的音色,意图制止他们。

    “放开?那就把他放开吧……”一个首领模样的人突然开口,声音里带着调侃和轻蔑,他向手下挥挥手,俯身和扁鹊对视,其余人向他投去诧异的眼神,却听他接着道,“便依徐御医之意,将此人就地活埋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之前就心知这些杀手是师父派来的,可听到这句话从他人口中说出来,就是另一番感受了。惊诧痛心之余,他早已被人用绳索紧紧束缚住了手脚。那些人寻到一个天然的陷坑,将扁鹊推了进去。那个坑洞足有五六尺深,扁鹊坠下去的时候,后脑磕在尖锐的石块上,传来一阵刺痛。他侧卧在坑底,温热的血液顺着颅骨流下,模糊了视线。

    他没有挣扎,任凭血液流进眼眶,又满溢而出。他的双眼直直盯着洞壁,人生中第一次,对那个养育自己的男人生发出强烈的恨意。

    那些杀手取来砂石土砾,不停地向下抛去。扁鹊从憎恨愤怒中回神,从高处砸下的石块让他遍体酸痛。在此之前他见过太多死亡,那些濒死的眼神,那些痛苦的呻吟,那些冰冷的尸体,在此刻显得尤其逼真。这是他最接近死亡的一次,却没有人像当初慷慨行医的他一样,拯救自己。这一刻,他才明白什么叫绝望。

    碎石渐渐将洼陷填满,扁鹊只觉得身上万分沉重。周围空气越来越稀薄,呼吸间还能感受到浓重的尘土气息。细小的沙粒滑进耳孔,他已经听不到那些人的声音,受到压迫的大脑里充斥着嗡嗡嗡的混乱响声,呼吸也变得越来越困难。作为医者,他也明白过不了多久,自己将会窒息而死。

    “终于要,无可避免地,腐朽了么……”

    哦 对 楼主超级短小

    最后有个问题  大家觉得鹊鹊该怎么称呼东皇太一  个人喜欢 东皇  但这个毕竟是类似称号的东西  细想总是怪怪的  叫 太一 又觉得似乎不太好听?纠结中…… 然后 决定让东皇太一称鹊鹊为 越人 因为觉得好苏啊哈哈哈

    以上

【扁鹊×东皇太一】这只是一个预告


本人万年邪教党  常年沉迷水仙及各种邪教

昨天东皇太一出了以后就倾家荡产买了 然后一天都在舔颜

本命扁鹊 所以就站了 扁鹊x东皇太一 这个邪教

唉 小众CP嘛 没粮就准备自产

楼主小学生文笔的大学生 坑雷慎入

不定期更新